好友ELLEN’S WEDDING

终于等到ELLEN的婚礼了,本来5月3日要上班了,但是好友的婚礼再加上我是伴娘而且还是"花童",不管如何肯定请假啊,韩国的老板有点不开心,不过最后还是同意我了.那天和CATHY(ELLE的大学同学,我去杭州的时候她帮我预定过酒店,招待过我,是一个很精明的女孩子,跟她很投缘,所以这次来温州当然住我家拉)七点多起床就开始配衣服和首饰了,最后经过CATHY的肯定就带了一只很久前镶阳路买的一直没有机会戴的耳环,还有穿好生日那天买的衣服就这样出发了,你可知道前一天晚上为了衣服穿起来更好看,我拿蒸汽熨斗熨了好久哦,好累哦,因为平时不用熨斗带来的后果…呵呵,最后熨出来的效果还不错…我就跟CATHY去吃了早饭,然后就划龙桥路的东洋风里做头发,一般都是订婚或者什么节日去那里做一次性卷的,那里的韩国老师做的造型还可以,但是因为前一天没有预约,后来就叫那里的老板娘打电话给这个韩国的院长,从电话里就听出来他不高兴,后来来了就一副苦瓜脸,我就问他怎么拉"他还真的说今天不开心,我在心里想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吧,不过还好那天做出来的效果还好. 做好头发,我们就直奔新娘化妆的地方,因为陪新娘的妹妹也去洗头了,我们可不能让新娘一个人呆着,我们要给点意见,不能让她感觉孤独,那天她就是老大,要以她为中心,我们到的时候化了一半了,真的好PP哦,我和CATHY就拿出相机拍个不停了,有点狗仔队的架势,后来化好妆,化妆师叫她那边的摄影师拍一些照片,我也偷拍了几张,当然我们三个也要合影留念了,哈哈,我们摆好POSE,但是弄了半天,原来那个是VIDEO格式,哈哈,ELLEN说回家拍好了,但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还是拍了….时间不多了,我们就大的到ELLEN的家,我化点妆了…突然听到楼下鞭炮声,新郎来了,大家做好准备,我们迅速地把门关起来了,然后就彩排了6个要问的问题,我是问第一问题"你们第一次约会ELLEN穿的衣服的颜色." 他没有打对了,就被我们罚了10个俯卧撑,(后来发现他的俯卧撑是壁虎式的),第二个问题是第一次接吻的地点和时间,这个印象深刻,答对了,后来的问题他就没有仔细回答,新娘好象等不住了,叫我们好了好了,哎呀真是夫唱妇随了,我们也没有办法,后来新娘塞了8个红包进来,看上钱的份上,算了让他进来了….时间也不多了,很快摄影师就说走了走了,这个时候ELLEN的眼圈红了,她在叫啊妈,我走了,但是她妈妈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后来我们回头看到她妈妈躲在卫生间不敢看到自己的女儿出嫁,探出半个头,也是泪眼汪汪啊,这个时候8个伴娘也忍不住,大家都很想哭啊,真是情不自禁啊,化妆的时候我还开玩笑说,ELLEN你肯定回哭,她说才不会呢,哈哈…错了,她哭的好厉害哦….那场婚礼的emcee是ELLEN的小学同学,她在她家彩排好多次,加上主持过好多次婚礼,台风很好啊…婚礼进行曲响起来了,ELLEN挽着她爸爸的手向我们走了,我和她妹妹就想不停地向他们抛花–这就是所谓的花童…后来听下面的人说,哎这个很好耶,听到这一句话好开心啊…太晚了要睡觉了,最后真诚地祝愿ELLEN幸福美满!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2 Responses to 好友ELLEN’S WEDDING

  1. alina说道:

    我們台灣的禮俗超多的耶,感覺你們那邊簡化多了
    所以大家都很輕鬆愉快了^^
    耶…可以有各請求嗎?
    字很小看不清楚捏…要不然可以空行嗎(懼逃…..)
    眼花撩亂中

  2. lee说道:

    温州也算比较烦的.你们台湾更多啊,那结婚不是很累啊?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